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傻妞小屋

听听音乐,看看美图,会会朋友,写写心情……美哉!乐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乡的小地名(08中秋夜随想)  

2008-09-13 20:21:27|  分类: 傻妞笔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是山里长大的。

我出生在“月池堰”,一口半月形的小池塘,也即后来的月池大队,再后来的月池村。我在这口小池塘边度过了二十多个春秋。

记得很小的时候,快过年了,家里请了裁缝给我们做过年穿的新衣裳,奶奶打发我和哥哥去离家几里远的一家供销社买两段布:“白关布”和“士林布”。因我和哥都小,怕忘了布名,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念“白关布”、“士林布”。走了约三里地,来到一条溪边,哥告诉我,“这就是‘马踏溪’,没来过吧”,我一边反复念着“马踏溪”,一边爬上了溪上的独拱桥。我突然转身问哥“怎么叫马踏溪,不叫牛踏溪、羊踏溪?你看,溪边上那么多牛和羊,偏偏没有马。”哥一下被我问蒙了,显然他无法回答我的问题。他有些不耐烦,“马踏溪就是马踏溪,就你多管闲事!”我也不示弱,于是两人“马踏溪”“牛踏溪”地争了起来。下了桥,哥突然问:“奶奶要我们买什么布啊?”我只能看着他无声地回答。无奈,我们只好掉头往回走。从此,那流水淙淙、清澈见底的“马踏溪”就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。

小学三年级时,奶奶带我们兄妹几个到“边山河”,看“澧松大桥”通车典礼。那天可真热闹,人多车也多,包括拖拉机差不多有一、二十辆!从没见过这么多车,很是兴奋。我那“三寸金莲”的奶奶更是笑得合不拢嘴,你看她居然一颠一颠地在车路上跑了起来,一辆一辆数着汽车。她这辈子可是头一次看见汽车,还这么多,怪不得乐成这样!下午我们在“中间一条路,两边几间房”的“暖水街”的亲戚家吃了饭,又沿着“边山河”的羊肠小道回到了家。去年春节路过“澧松大桥”,桥已经旧得不成样子,而且那么小,但当年在“边山河”看大桥通车的情景,至今记忆犹新!

后来,我考上了“马头铺”中学,来去都要经过“甘溪滩”,还要走进“赤峰”边上的“洞市”。但很快开始了文化大革命,不久就回到月池小学复课闹革命。“闹革命”期间,除了把大字报贴到老师的蚊帐上,再没什么别的事可做。我便三天两头跑到“弯帅岭”打猪草,爬上“烽火尖”砍柴火。一次在“岩壁下”(地名),肩上挑着柴,脚下是一尺多宽的沙子路,一边是山一边是水库,路是向水库斜着的,那么长一段路,不能转肩,真是要命!还好,没有掉进“孙家湾”水库。刻骨铭心的“烽火尖”啊,现在封山了,没人去看望你了吧!你还好吗?

中学毕业后,在家的时间更多了。记得那年秋天,我们队上几个女孩,在“岩门口”修完公路回家,相约第二天去“太青山”挑煤(一百斤煤可以卖一块八毛钱)。第二天天未亮,我们带上手电出发了,走到“巴蕉坪”天才大亮。转来时,在“枫香树”(地名)歇脚,讨了一碗水,吃完了兜里的两个蒸红薯继续赶路。回到“月池堰”,天已经黑了,鞋底磨穿了,肩膀上的皮磨破了,晚上痛得不能睡觉。不过,想到明天卖煤能赚八、九毛钱,心里还是很踏实,觉得值!这次“负重旅行”,让我刻骨铭心。从那以后,我再没能有机会去“太青山”。后来每当吃太青山的腊肉,品太青山的毛尖,用太青山的菌油时,自然想起太青山。以后有机会,我还会去看“太青山”!

再后来,我离开了“月池堰”。

现在,也许是年龄更大了的缘故,常常想起家乡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。想起那一间间泥砌瓦盖冬暖夏凉的老屋,一张张朴实憨厚亲切可敬的面孔,一碗碗米汤回锅香喷可口的锅巴粥,还有那永不停息欢快流动的小河,以及河边时急时缓有轻有重美妙如乐的棒槌声……几十年了,月池堰、马踏溪、太青山、巴蕉坪、边山河、甘溪滩、岩门口……这些“美名”,常常清晰入梦。它们记下了一篇篇故事,一段段人生,一份份真情,一次次感动,让人永久不能忘怀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